原始社会好 (1-05)

               原始社会好

 

作者:烈烈风中

 

                (一)

 

  我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做清洁工作已经三年了,本人的工作态度真可谓兢兢业

业,任劳任怨,连年被评为先进生产者,劳动模范,全国十大杰出青年——就差

这个没评过。

 

  在讲述这个故事之前,我需要就国家博物馆的安保工作做一介绍:在大多数

情况下贵重文物都由特警和公安联合押运,到达目的地后,特警负责外围警戒,

由公安,保险公司代表,以及博物馆保卫处处长一起将文物送到位于地下的保险

库中,或封存,或做防腐等后期处理。然而,就在故事发生的那天……

 

  大概在凌晨二点钟左右,闪过玻璃的耀眼灯光把我从迷迷糊糊的半睡眠状态

中惊醒——十一期间工作辛苦,总是睡不踏实。

 

  透过窗户,看到一行车队停在馆门口,打头的是一车全副武装,身着防弹背

心头套面罩的特警队员,只见他们迅速跳下卡车,立即占领了有利地形及各制高

点,架起机枪和迫击炮,这个场面吓了我一跳,还以为国军打过来了,总之很夸

张。

 

  随即,一群穿黑色西服,挂黑色摩托罗拉耳麦,脑门子上架着雷鹏墨镜的人

从防弹轿车上下来,并迅速进入博物馆内部进行清场。如果我没走眼,从装备上

看,他们应该是国家安全局紧急情况处理小组的人。

 

  随即博物馆馆长迎了出来,接过一小头目手中盖着红绸的盒子——馆长亲自

出面交接文物这在平时也是没有过的,即使是原来押送楼兰女尸,北京人头盖骨

化石等都未出现过这种情况。由此你便可以看出此次押解的宝物有多么重要了。

 

  然而,那个聚结在我心中很久的迷团也终于在今天有了头绪,这事儿还要从

两年前说起:春末某日,闭馆之后,我到馆长办公室打扫卫生,无意中看到了他

案头堆放着的一打印有“机密”字样的文件。上面所印写的内容不只让我,后来

也曾让全世界都为之震惊:

 

  一群由考古学家和古人类学者组成的考古队,无意中进入了位于陕西境内古

黄河流域的一处原始洞穴中,又无意中看到了崖壁上一个涂着红颜色的,大大的

“操”字。经过碳十四检测,科学家们惊呆了——这个字居然写于十万年前!

 

  随即,整个世界科学界也炸锅了,各国科学家和伪科学家纷纷拿出自己的学

术论文并展开了长达两年的热烈的讨论:有的说这个发现足以将中国人发明汉字

的历史再提早十万年!中国有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发明文字的国家!当然也有科

学家持冷静和保守的态度,他们认为这不过是自然风化的结果。

 

  本年度的诺贝尔奖终于落到了中国人手里,这位科学家所发表的学术论文的

题目如下——“论中国古人类的性崇拜”:他在论文中强调:一个幽深的洞穴,

一个写在墙壁上的“操”字,以及涂在上面的红颜色(经DNA检测,证明是人

类的血迹),并不是偶然。他足以说明了远古中国人的性崇拜问题,然后罗里叭

索的讲了一堆少儿不宜的话题……

 

  文件的最后着重说明:在洞穴清理完毕后,该文字将被完整的从壁上切下,

并交由国家博物馆封存。

 

  讲到这里,我想我该给大家亮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了,其实,本人并不是一名

普通的,每月只拿三百块钱还要被人呼来喝去的清洁工。我的真实身份是“国际

小偷协会”——简称“国小协”(英文缩写“GXX”)——的资深小偷兼武打

教官,这次我冒着生命危险潜伏到国家博物馆的目的,就是偷出这个印着“操”

字的石片,卖掉换钱以养家糊口。三年铸一剑,行动就在明晚!

 

  三年来,我对国家博物馆的安全保卫工作已经了若指掌洞若观火了。象大多

数这类外观上貌似庄严的国家机关一样,国家博物馆也是一个外紧内松,人浮于

事的部门,突破封锁对我来讲可谓手到擒来。

 

  我的行动在第二天晚上十二点准时开始:首先,我用电遥控开关打开早已放

置在电视监控室天花板自动灭火器中的两瓶乙醚气体,掐着表等了五秒,估计监

控室中的人员已经全部昏迷。紧接着,我又启动了架设在博物馆主电缆上的断路

器,两秒钟后,主体线路被切断了,随即馆内备用电源启动。

 

  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,博物馆由于设计之初的缺陷,电视监控并没有与备用

电源联接,也就是说一旦主电源被切断,监控便告失灵。

 

  打开那个厚三米,重达十吨的保险库门对一个职业小偷来讲并非什么难事,

但得花些时间,我从背后的背包中拿出工具一通乱搞——至于是怎么搞的就不能

告诉你了,因为这涉及到行业机密——反正一个小时之后就搞开了。

 

  保险库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福尔马林味道,左侧靠墙的地方,停放着一具水

晶棺材,里面躺着一位具说曾经有可能美的冒泡的,出土于新疆伊犁的女尸,虽

然没穿衣服,但我也没什么兴趣,而是直奔正前方那个盖着红绸子的锦盒。

 

  当我用颤抖的双手打开那个盒子时,突然发现——里面还有一个盒子,他妈

的,接着开,终于,我看到了那个让我魂牵梦绕了两年的,用苍劲古拙的笔法雕

刻在石头上的,红艳艳的“操”字,真是太壮观了!哪个傻逼说这是“自然风化

的结果”来着?自然风化能风化出这么漂亮的,足以气死王羲之,羞哭颜真卿的

壮观文字吗?!真是他妈的太没品味了!

 

  就在暗自得意之时,我的食指无意中被岩石锋利的边角划了一下,血马上涌

了出来,“倒霉!”我骂了句,然后把指头放进嘴里吮了吮。

 

  当我正要把石块放进包包里准备离开时,伤口中的血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一

样,“唰”的一下喷在了石头上,随即,奇迹发生了:我看到在那个“操”字的

中间位置出现了一个亮点,然后亮点越来越大,大到整块石头隐没在光线中,最

后突然一下子,整个屋子都被这亮光所充满,剧烈光线让我一阵眩晕,接着就什

么也不知道了……

 

(二)

 

  终于,从晕迷中醒来,揉揉还略有些发痛的眼睛环视四周:我发现自己正置

身于一片原始森林之中,高大的红杉树矗立在我的周围,藤蔓植物和蕨类将我包

围其中,潮湿的空气透出一股植物腐败后的味道,阳光透过厚厚的树冠照进森林

时,已经微弱的不值一提了。

 

  正在我惊诧万分不知所措之时,一阵激烈的脚步声伴随着惨叫声快速向我奔

来,出于职业小偷的本能,我弓下身体,将自己隐藏在浓密的马蹄蕨中间……什

么?!野人?!不是吧?只见两个光屁股的男女跑了过来,前面的男人一副惊慌

失措慌不择路的样子,瘦小的身上满是伤痕,追他的那个女人体格魁梧,面目凶

恶,跑起来两颗大奶子左甩右甩仿佛马上就要飞出去一样。

 

  跑着跑着,那个光腚小男人突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,光腚女人几个健步赶上

去,对着那个男人就是一通暴打,嘴里还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,男人被打的哇哇

直哭。光腚女人发泄的差不多了,开始撸那个男人的小鸡巴,费半天劲撸直了,

一腚坐下去,搞了起来。

 

  看别人搞,我还是头一次,何况这种性别上的强烈反差着实让人兴奋,正在

我看的津津有味之时,那个女人突然站了起来并望向我这边——被发现了?当这

念头闪过脑海时,鸡巴一下就被吓蔫了。果不其然,只见她突然目露凶光,呲着

犬牙大踏步跑过来,没办法,我只好很尴尬的站起来,搓着手准备挨一番指责。

谁知道她二话不说,在地上捡起一根小臂粗的树枝向我抡过来……

 

  上集我曾提过,我不是那种在菜市场中公共汽车里割包的小贼,更不是杀人

越货的莽盗——档次忒低,我是“国际小偷协会”——简称“国小协”(英文缩

写“GXX”)——的资深小偷兼武打教练!

 

  干我们这行的,如果没一技傍身,生命随时都会出现危险,于是在这万分危

急的时刻,我使出中国功夫里分筋错骨的手段:首先快速躲开了凶狠的一击,随

后左手掏阴右手抓奶,一揽一送,光腚女人一个踉跄往后便倒,紧接着我踏中宫

入洪门,扶住她的胳膊一拧,只听“咔叭”一声——她的胳膊脱臼了。

 

  光腚女人一声惨叫扑倒在地,痛的满地打起滚来,趁这个功夫,光腚小男人

从地上爬了起来,一瘸一拐的逃了。

 

  过了一会,那个女人仿佛力气用尽不再挣扎,而是呻吟起来。我这人就是善

良,最见不得女人这样,而且还是光腚女人。于是我擦干净手上的骚水走过去,

俯身对她说:“我帮你把胳膊接上,但你不许放肆。”不知道她是真听明白还是

假装听明白,抬起噙满泪水的双眼无助的看着我,点点头。

 

  给她接上胳膊之后,我顺手摸了一把她的奶子,又坚实又丰满,是我所喜欢

的那种。由此也看的出来,她是一个经常参加体力劳动的女人。

 

  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之后,她站起来,用恳切的目光和语调叽哩咕噜的冲我

说着什么,然后转身走了两步回头看着我。“是不是想让我跟上她?”我也往前

迈了两步,她好象很满意,不再理我,我们俩往密林深处走去。当然,我心里仍

然满怀着戒心,于是悄悄打开背后背包,把我那支心爱的大口径柯尔特左轮掏出